即时搜索

 

所有相关文章
李俊亮

李俊亮 / 香港

剧场导演、演员、戏剧教育家

人家说我能以兴趣为工作,多幸福。我说:「创作其实是『找自己烦恼』的工作,天天拿性命来赌博。」

最難忘的飲食經歷?
在印度的三個月裡,用手進食,重新接觸食物的質感。
哪裏是你的第二個家?
倫敦,找回香港前殖民地的時光。
最愛的藝術家?
差利.卓別靈 。
你的音樂播放列表(頭3首)?
Let it be、All you need is love,以及In my life(全部均出自披頭士樂隊) 。
最欣賞的建築物?
港式唐樓。
你什麼時候知道自己是一個寫作的人?
小學六年級,跟人家畫公仔、寫故事、寫劇評,給身邊的朋友看。
你認爲什麼最可貴?
能看見下一代健康、快樂地成長。
你最希望如何影響他人 / 世界?
慢慢的、溫柔的衝激。

ARTICLE文章 //

在香港快餐店里遇上小麻甩

早在二、三十年前,大多数的家长也要为口奔驰。我的父母亲也不例外,每天为一家六口奔命。虽是天天做不停,但总会维持在每天晚上7点钟回家吃饭。我每天放学后,在街头巷尾与同学、街坊、朋友玩得兴起,也必须准时出现在家里的饭桌前,乖乖坐好等「开饭」。

娱教﹣混得糊涂

小时候,跟父亲大人到冰室(那是早期的茶餐厅,没有碟头饭、没有炒粉面,喝奶茶咖啡,吃常餐为主的一类食店),能有机会叫一杯忌廉沟鲜奶,让我高兴得不得了。试想想,两瓶饮料放在眼前,一白一黄,白的无味,黄的又甜又有气,相比汽水,似乎更有益。

more post 载入中... up